首页 > 企业资讯 >新闻内容

房价日益上涨,各国年轻人对租房生活是怎样的态度呢?

2021年01月25日 11:35

国内居高不下的高房价,虽压弯了很多年轻一代甚至几代人的脊梁,但中国的年轻人依然努力的向着“买房”这个“梦想”进发着,哪怕背上巨额房贷,生活质量也因此直线下降也乐此不疲。

而其实在很多国家,不买房早已成为当地人们潜意思里的观念。例如在与我们一水之隔的日本,选择租房是一种时尚的趋势,而德国、美国或澳大利亚等国家,租房早已是不少人一辈子的选择。


其实,二十年前的日本也像中国一样,大家疯狂的买房,炒房地产,在经过了20年的阵痛期,如今的日本房价并没有达到20年前的顶峰时期,而深受影响的日本人,也逐渐转变思维,选择租房,因为租客具有“合理性”。

“宁愿贷款去旅游,也不愿贷款去买房。”用这句话去形容西方国家的年轻人,再贴切不过。相比于国内租房“套路”、三天两头面临涨价等等各种不顺心,在澳洲租房相对有不错的体验。没有国内的各种“租房痛点”,而且还能租到干净整洁的房子,租房的体验较好。

而德国,更是有“租房天堂”之称,在德国有超过一半的人选择租房生活,因为德国的租赁市场较为规范,法律也十分注重保护租客权益,绝对不能出现国内黑中介肆意横行,房东随便赶人,随意涨房租的现象。所以即使有很多收入很高的德国人,也会租房过一辈子。


可是在我国,如果你去询问一位租客,为什么要选择租房而不买房,你得到的答案99%是“没钱买房。”因为在我国,除了大部分人思想观念较为传统这个因素之外,最重要的原因在于,租赁市场混乱,租房不仅享受不到买房的同等权益,还给自己徒增了各种烦恼,毕竟跟“黑房东”、“黑中介”盘旋,并非易事。

简单来说就是,当租房住和自己买房住,一样轻松舒适的时候,大部分年轻人便不会“负重买房”,而是选择“轻松租房”。


美好的生活从来不是因为拥有房子,而是因为住到了自己满意的房子,最后吴桂强还像笔者表示“随着消费的升级,以及租客群体的不断增大,我国租赁市场,一定会完成从“交易达成”到“体验升级”的完美转变”,选择租客网“享你所想”!


相关推荐

格林酒店一季度营收下滑三成 5月中下旬入住率恢复至65%

每经记者张晓庆每经编辑陈俊杰6月5日,格林酒店集团(NYSE:GHG,以下简称格林酒店)公布了截至2020年3月31日未经审计的第一季度财报。财报显示,2020年一季度,公司营收同比减少33.1%,为1.57亿元;净利润同比下降110.6%,净亏损1413.5万元。对于公司营收下降,格林酒店表示,主要原因为受新冠肺炎影响,导致租赁经营酒店和特许经营酒店的RevPAR(每间可供出租客房收入)下降,某些地区的酒店根据当地政府的要求暂时关闭,新酒店开业的延迟以及部分转租收入的减少和延长。此外,2020年2月1日-2020年3月31日,公司降低了50%的特许经营费和中央预订系统(CRS)使用费以支持加盟商。一季度,格林酒店ADR(平均房价)为150元,同比下降7.8%;OCC(平均入住率)为47.3%,去年同期为78.1%;RevPAR为71元,同比下降44.1%。一季度,格林酒店规模继续增长,新开62家酒店。截至2020年3月31日,公司在全国342座城市中已开业3998家酒店,客房总数292716间。格林酒店称,自3月以来,国内城市之间的旅行已逐渐恢复正常,并且越来越多的公司复工。得益于政府的有效政策和财政援助以及公司的支持措施,大多数加盟商现已恢复了业务运营。格林酒店集团董事长兼CEO徐曙光表示,新冠肺炎疫情严重影响了公司第一季度的业绩,但格林酒店的表现优于国内酒店业的平均水平。入住率已经从1月底21.5%的低值,回升到5月中下旬平均值65%以上。格林酒店预计,由于新冠肺炎的影响,2020年第二季度的总收入将同比下降18%-23%;2020全年总营收将较2019年减少10%~15%。截至美国时间6月4日收盘,格林酒店报收于14.02美元/股,下跌3.97%。

2020年06月06日 12:03

Connell宣布在印尼、韩国和泰国与DRT达成独家合作关系

导言:4月24日,Wilbur-Ellis旗下子公司、亚太区领先的特种化学品与原料市场推广商和经销商Connell今天宣布,该公司与法国公司DRT达成了独家合作关系。DRT是植物化学和可再生原料领域的全球领导者。作为双方协议的一部分,Connell将在印尼、韩国和泰国为DRT提供天然提取物的销售、市场推广和分销服务。协议已于2020年4月1日生效。  旧金山当地时间4月24日,Wilbur-Ellis旗下子公司、亚太区领先的特种化学品与原料市场推广商和经销商Connell今天宣布,该公司与法国公司DRT达成了独家合作关系。DRT是植物化学和可再生原料领域的全球领导者。作为双方协议的一部分,Connell将在印尼、韩国和泰国为DRT提供天然提取物的销售、市场推广和分销服务。协议已于2020年4月1日生效。  Connell产品组合管理副总裁凯文-哈克(KevinHack)表示:“我们很高兴与DRT合作,为Connell专注于可持续性的努力提供支持。DRT的产品组合可完美补充Connell为亚洲各地客户提供的各种解决方案和应用。DRT以其植物提取物的纯度、质量和天然化学性质而闻名,良好的声誉是Connell‘活得好,活得长’(livingwell,livinglifeandlivinglong)这一理念的支撑。我们两家公司之间的合作有着很多的天然协同优势。”  DRT健康与营养部门总监艾萨克-穆桑(IsaacJ.Moussan)表示,将与Connell的合作拓展至亚太区健康与美容行业,DRT感到很激动。  穆桑说:“地处法国西南部朗德森林核心地段,专注于植物提取,40多年来,DRT一直致力于生产高质量的海松和葡萄籽提取物。Connell在亚太区拥有不俗的实力与专长,我们相信我们两家公司之间的合作一定能够加强并拓展我们与亚洲客户之间的关系。”

2020年04月24日 10:43

公寓不再冰冷,租客网:租赁市场天平正逐步倾向消费者

要说近几年什么行业发展的最为迅速,公寓租赁行业可以说一马当先。长租公寓的市场大吗?大!前景好吗?好!虽然全国各大市场长租公寓这块饼又大又香,但是真吃起来还真不太容易。从默默无闻到新晋黑马,2017年公寓租房无疑是“风口上的猪”,一时间风头无限。各种政策红利加持,引的不少企业大佬纷纷下场分一块蛋糕,分蛋糕的人多了,行业的竞争也就不可避免的激烈了起来。眼看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广大公寓品牌们从房源、装修、出租、租后,每一个环节都有着操不完的心。2020年,对长租公寓来说是动荡不安的。2020年的一场疫情让公寓运营商们面临着生死考验,武汉封城近两个多月,许多房子面临着退租、免租、租不出去的局面,其他地区也因受到疫情的影响,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房子也是很难租出去,许多房源只能空置,空一天亏一天。“因为疫情,今年的淡季来的很早,做了五年的长租公寓,今年感到越来越迷茫了。”王凌经营着一个公寓长租品牌,从2013年进入到这个行业,对他而言,七年来今年是最难过的一年。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这是许多公寓运营商的真实感受。王凌的公寓规模在500套左右,每套的房租在3500左右,今年的他已经不敢再进行扩张了,除非能看见新的“希望”。“现在的拿房成本越来越高了”王凌说到。我们算了一笔账,在一线城市两室房子拿房成本将近2000元,加上装修、人工、管理等成本,装修出来的公寓最高只能租到4000元,达不到中间的差价,根本没得赚。好不容易将房子装修好,以为终于可以开张运营出租了,然而并没有,疫情结束后长租公寓行业受到不小的打击,怎么租出去成了所有公寓品牌运营商的一个难题。纵使通过一些租房平台、租房软件、新媒体等渠道有一定的租客,但依然有很多的中小公寓运营方房子依旧在闲置,人少房多,就造成了很多品牌公寓闲置的局面,闲置就代表着没有收益,没有资金回流,长时间的闲置对企业来说是致命的打击。其实,对公寓运营商来说,资产的负债率是很高的,比如,去年上市的某公寓的资产负债率就高达99.8%。针对房子的空置率高的问题,租客网建议一些运营比较吃力的公寓商们可以将闲置房源挂在平台上,借助平台的力量来尽可能的减少自己的损失。现在长租市场已经步入了90后主导的时代,年轻人追求个性,喜欢享受生活,租金可以贵一点,但洗衣房、厨房、各种家电、物业服务等配套设施不能缺,你说你设施不完善,那对不起,我不租!你说说,没有这些配套设施,你怎么长租?对中小公寓运营商来说当下最重要的问题就是如何减少自身的负担。对公寓方来说,租客的质量也是让人很头疼的一件事。自从小米公寓出现了三不租原则后,很多大型公寓品牌为了保证租客的质量纷纷效仿小米,租房可以,得先面试,合格了才租给你,不合格,就不租,这一样一来,租客的质量是保证了,可也流失了许多租客,大的品牌公寓商有钱任性实力强耗得起,对小品牌来说,流动资金少,如何能和大品牌比。你说装修也装好了,设施配套也齐了,租也租出去了,但是烦心事好像并没有完。租客停水了你得去交涉吧?断电了你得去维修吧?租客钥匙锁屋里了,你得去给解决吧?大事没有,24小时小事不断,为了各自各种小事忙的团团转,不仅增加了额外的人工费用,还降低了顾客对品牌的满意度,怎是一个“愁”字了得!近两年的长租公寓行业本就不好做,一场疫情更是让长租公寓行业雪上加霜,不知道今年长租公寓的运营商会不会失眠呢?在竞争日益激烈的公寓租房行业,租客网认为,无论是哪种类型的公寓,产品才是最核心的竞争力,想让更多的人来租房,公寓的配套和服务,便捷的交通和位置得先让客户看得见,面对困境,找对解决的办法,才能在这次疫情挑战中存活下来。

2020年04月23日 09:37